養德   開智   健體   立美   尚勞
您的當前位置是:甘肅省蘭州第一中學 >新聞公告 >校園新聞 > 蘭州一中高二學生三大主題研學旅行圓滿結束

蘭州一中高二學生三大主題研學旅行圓滿結束

發布時間: 2018-04-09   | 來源:本單位 | 點擊數:9952

4月3日—8日,蘭州一中800名學生在教學樓前集體宣誓后,前往上海、南京、蘇州、武漢、宜昌、成都、重慶等文化底蘊深厚的城市,開展了為期一周的“吳越文化”“荊楚文化”“巴蜀文化”三大主題研學旅行。

2016年11月,教育部等11部門聯合發布《關于推進中小學研學旅行的意見》,首次將研學旅行納入學校教育教學計劃,自此研學旅行在全國推行。通過集體旅行、集中食宿方式開展的研究性學習和旅行體驗相結合的校外教育活動,是學校教育和校外教育銜接的創新形式,也是踐行立德樹人、實踐育人理念,推動素質教育的重要舉措。

此次蘭州一中在學期中開展大規模研學旅行活動,在行前制定了明確的學習計劃,應急預案,由國內研學教育專業機構“世紀明德”協助,讓學生們以天地為書,走出教室,擁抱自然,體驗不同文化,塑造人格魅力。

行前,學生們宣誓道:“生命的能量在腳下,最好的課堂在路上,從今天起,我們攜手并肩,迎著朝陽去探索、去發現、去思考、去感悟……”

在研學旅行期間,廣大師生參觀博物館、著名景點,朗誦古詩名篇,將書本上知識與所見所聞相結合,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學以致用,增長了見識,拓展了視野。

mmexport1523281409755.jpg


高二三班——我們在路上

侯崢宇


約翰·列儂說,所有你樂于揮霍的時間都不能算作是浪費。

想多出去走走,趁著太陽未落,信仰未丟。走遍大江南北,走到天涯海角,無論江水滔滔,前途浩渺。放下負擔,放下憂愁。在路上,我們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沿路的卵石或許記不住我們的故事,但總有那么一道劃痕,是屬于我們的印記。

這三天的時間,大概都可以如此描述了。

我們經過一千五百公里,來到中國的另一邊;我們跨過秦淮線,來到屬于我們的另一天;我們路過太白秦嶺,路過茫茫的的中原大地……我們跨過千山和萬水,只為擁抱你,湖北,那令我魂牽夢縈的湖北。

凌晨五點的蘭州一中在那天顯得格外不同,腳步聲,說話聲,旅行箱滾輪和地面的摩擦聲和振振的宣誓聲,這是臨行前的送別曲。我們互相說著再見,這是當然一場令人興奮的旅程,大家在心中默想:我們,三天后再見。

伴隨著微微的電機聲和輕微的推背感,高鐵準時使出站臺,在蘭州早晨氤氳的霧氣中,我們離開了那熟悉的地方,也迎來了五天研學之行帷幕的打開。

高鐵準時發車,同坐一排的同學們,或許在用手機聽歌,或許和其他人在分享自己手機里的趣事,又或許在拍下那些讓人心動的窗外風景。大家看著看著,有時微笑,有時偷笑,抑或是大笑,伴隨著窗外的藍天白云,在這高速行駛的車廂里,氣氛被渲染得恰到好處。我愛這氣氛,愛這美好旅程的序曲。


第一天的旅程,從櫻花的故事——武漢大學開始。

我想,如果我是武大的學生,一定會在余生默默不由自主地通過建筑、樹林和山路來想這個學校,總是忍不住回到土地上。

學校就在那里,你就住在那里,不用像旅行時那樣擔心天氣不好時間不夠用,今天下雨,那么站在寢室窗前看雨也是好的。

好像一個生活在很久以前的農民,對腳下這小小的一片土地抱有極大的熱忱,非常安心。

然而,勞作的鄉村沒有風景,一個地方在沒有詩人之前也不能成為地方。

并不是農民,因為擁有的比農民多。

確實是詩人,所以才有了珞珈山。

江城多山,珞珈獨秀;山上有黌,唯有武大。

 

第二天,中雨,7℃。

是誰撐一把油紙傘穿過多情的雨季,尋覓江南繁華的舊夢;是誰品一盞清茶,倚欄靜靜眺望等待那朵蓮開;是誰在明亮去水的霜天,打撈匆匆流逝的年華;又是誰折一枝寒梅,書寫風流俊逸的詩篇?

東湖,明凈如玉的東湖,哪柳暗花堤上,是否徜徉著古人黯然的背影;那池亭水榭間,是否收藏了昨日遺失的風景? 

宋代詩人有詞云:“東湖千頃煙雨,占斷幾春秋。” 

我們的到來恰逢雨季,清新的空氣中夾雜著春天初生青草的味道。 

 武漢的天壓的很低。我們看著車窗上的雨滴逆著車行的方向滑落,聽著車頂被雨滴打的噼噼啪啪的聲音,開始了第二天的旅程。 

夢若清蓮,在東湖的波心徐徐地舒展。那悠悠碧波,映照著城市高樓的背景,武漢這座被風雨浸潤了千年的古城,生長著無盡的詩意與閑情。 

清澈的雨水滴落在湖面,蕩漾起層層水紋,撩撥著誰的心事?一葉小舟停泊在蘆葦蕩深處,靜等月圓花開,世海浮沉。此時,擱淺的,是它的歲月;寂寞的,又是誰的人生? 

其實這樣的機會在人生的長路漫漫中并不常見,一行人幾把傘,一段路,編織出一段無可替代的記憶。 

在滂沱大雨之中,我們收貨的不只是自然書寫的繁華,更是同學們在雨中互相照應,一句說笑的情意。 

在雨中,在東湖,我們瑟瑟發抖,我們一路說笑,我們一起吐槽過往。

也許多年后我們說起武漢,仍會想起這段青翠的時光,那年的我們懵懂無知,確滿懷一腔孤勇;年少輕狂,卻最懂得珍惜和義氣。我們相遇在這樣的年紀,遇到了這樣的東湖,我相信一切的命運都是最好的安排… 

"昔人已乘黃鶴去,

  此地空余黃鶴樓。

 ……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

鶴樓臺下,展一首行吟歌喉,詠荊楚不休,蓮藕絲稠,漢江濁水不復求。淅淅瀝瀝的雨給這座奇樓帶上了唐畫的憂郁氣質,拾級而上,武漢這座城市的全貌逐漸展示在我們面前:煙雨江南,天塹通途的大橋……我們能看到的一切仿佛都在極力向我們揮手,想將武漢的故事一吐為快,我們也是興致盎然,一個個圍繞著它們聆聽它們的故事。


第三天,晴 17℃

意料之外的驚喜是——清晨照進房間的陽光,令人心生雀躍。相比于昨日的大雨滂沱,今天則被融入了明媚的春光。

三峽——初來乍到,便被蒼翠的山色多去了眼球,我看到遍地櫻花,蝌蚪在溪石間穿梭,喜鵲飛上枝頭,河鷗盤旋于天地間。新鮮的空氣混雜著的泥土芬芳讓人欲罷不能。但是除去這些生態的魅力,真正眾所周知的是三峽大壩之宏偉壯觀——當今世界大的水力發電工程。

距竣工至今,以有十二年之久,由于耐用的材料,高超的科技和合理的設計,讓三峽擁有足夠的能力造福長江下游的人民。人們運用于三峽大壩上的兩節五級船閘,讓我為設計者智慧感嘆。同樣,這種運作形式在葛洲壩上也有體現,使乘坐游輪的我在整個過程中都興奮不已,眼前的一切實景替代了照本宣科,我們真正的身臨其境,這種經歷也難以忘卻。

我們還在路上,荊楚大地的故事還沒有結束,我們期待,我們守望。


杀手23闯关
隴ICP備0500302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