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德   開智   健體   立美   尚勞
您的當前位置是:甘肅省蘭州第一中學 >校史館 >百年記事 > 一門四校友 巾幗傳佳話——蘭州一中校友鄧宗一門軼事

一門四校友 巾幗傳佳話——蘭州一中校友鄧宗一門軼事

發布時間: 2018-05-08   | 來源:本單位 | 點擊數:5667

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是一個開創維新的時代,清廷廢科舉、興學堂,這一年20歲的鄧宗順利考入甘肅高等學堂(光緒三十年1904年改名甘肅文高等學堂,即甘肅省蘭州第一中學的前身)。在此,他與水梓成為了同窗好友,二人在日后雙雙成為了隴上著名的教育家。

鄧宗.jpg

(中為鄧宗)

鄧宗,字紹元,號翰卿,清光緒八年(1882年),出生于甘肅省西寧府循化廳起臺堡(今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縣道韓鄉起臺堡村),是十名最早的青海籍同盟會會員之一。他興辦甘肅女學,向北京女師輸送了女兒鄧春蘭在列的甘青首批女大學生,是在西北推廣國語教學的第一人,甘青寧第一代。鄧宗從小進起臺堡私塾攻讀,十八歲考取循化廳儒學廩生名列第一 ,后鄧宗以廩生資格考入甘肅高等學堂。光緒三十三年畢業,被第一批保送入京師大學堂(北京大學前身)師范科學習,這為他日后興辦教育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畢業后,鄧宗先后在甘肅巡按使署和在甘肅省教育廳任科長。其子鄧春膏、鄧春霖、鄧春潮,均先后畢業于甘肅省立第一中學校。長子鄧春膏于民國六年(1917年)畢業考入北大,是芝加哥大學教育哲學博士。1929年鄧春膏被甘肅省政府聘為蘭州中山大學教授兼教務長,1930年至1936年歷任校長、院長,鄧春膏為甘肅最早的這所高等學府從草創到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1898年7月3日,鄧宗的小女兒鄧春蘭出生在起臺堡村。1911年,在家鄉高小畢業,她隨父到蘭州省立女子師范學校讀書,畢業后在蘭州一所小學任教。在師范學習期間,鄧春蘭接觸了不少新鮮事物和進步書刊,了解到自辛亥革命以后,蔡元培等人曾多次提出男女教育平等的主張,她從自己不能進入大學深造的遺憾和耳聞目睹的一些男女不平等現象中,深感世道的不平。鄧春蘭的青年時代,是中國人民奮起反帝反封建的時代,在封建思想濃厚,封建勢力不甘退出歷史舞臺的情況下,她幸運地受到了父親開明思想的熏陶,讀書較多,好學深思,更愛彈琴、作畫、吟詩;她不纏足,不帶戒指、耳環,雖家庭經濟條件優越,但仍致力于服務社會;雖受過師范教育,但仍向往入大學深造。是甘肅一帶少有的、具有開明思想的青年女子。1916年與蔡曉舟結婚后,她接受了更多的新民主主義的思想。這一切都為她在“五四”期間積極參加青年運動,爭取婦女解放準備了充分的條件。

鄧春蘭.png

 1919年3月,《北京大學日刊》登載了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的《貧兒院與貧兒教育的關系》演講全文,文中再次呼吁男女教育平等。鄧春蘭看到后,心情十分激動。不久,北京掀起了“五四”運動,“五四”的狂飆又給了她勇氣和力量,她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滿腔熱情,便奮筆疾書,于1919年5月19日,給蔡元培先生寫了《春蘭上蔡校長書》,傾訴自己多年的夙愿。當時,蔡元培先生為反對軍閥政府對外賣國,對內鎮壓學生運動的無恥行徑,已憤然辭職。因而鄧春蘭的呼吁未能奏效。渴求解除女禁,意志堅強的鄧春蘭沒有灰心,又擬了一份《請報界諸先生轉全國女子中學畢業暨高等小學畢業諸位同志書》和那封信一齊寄給在北京的丈夫蔡曉舟,轉北京新聞界,再一次呼吁全國婦女同胞為大學解除女禁、教育平等而奮起抗爭。并大聲疾呼:“倚賴他人之提倡,何如出于自身之奮斗?天下安有不耕耘之收獲哉!” 鄧春蘭接連發出兩封信的半年后,1919年6月,北京傳來喜訊,北京女子高等師范破天荒地來甘肅招考女生,鄧春蘭以優異的成績被錄取。從7月26日清晨起,鄧春蘭和其他5名同學,先登幾個羊皮筏子聯成的排子,行至中衛改筏為舟,順黃河疾駛而下,至包頭改坐牛車,至豐鎮換乘火車沿京綏線車行,踏上了萬里赴京爭學權的征途。她在出刊的《晉京旅行記》中寫道:“余等此行,歷時三旬,計程數千里,困苦艱難,備嘗之矣。且今后世界的日新月異,吾輩女子復豈以常處閨闥,以自放棄其責任耶?故此當振我精神,致力于學術,以為服務社會之備,豈不快哉?”
   歷時32天,行程近萬里, 1919年8月27日,鄧春蘭等到達北京。這一天,正值北京愛國學生與反動政府進行英勇的斗爭。大批軍警、保安隊,把三四千名請愿的愛國學生強行驅趕到天安門內圍困,并逮捕了學生領袖。鄧春蘭下車后立即直奔天安門和愛國學生一起同反動軍警進行搏斗,高呼“打倒賣國軍閥”的口號。親身參加這場斗爭,使鄧春蘭對沖破舊制度,開放大學女禁的要求更加堅定不移。此時,北京《晨報》發表了鄧春蘭的兩封信,隨即北京、上海的《民國日報》等報刊以及英人辦的《民心報》、法人辦的《益世報》等外文報刊也相繼刊載,在全國引起強烈的反響。李大釗、陳獨秀、向警予、胡適、田漢、李達、茅盾、陳望道等及許多進步人士、愛國青年們紛紛發表談話,撰寫文章,表示熱烈支持。鄧春蘭繼而在《少年中國》等報刊上發表文章,進一步闡明自己對婦女解放的觀點。這年冬天,復出回北京大學任職的蔡元培校長,深為鄧春蘭堅韌不拔的精神所感動,明確表示:“北京大學明年招生時,倘有程度相當之女學生盡可投考,如程度及格,亦可錄取也。”

早在二十世紀初,一些進步人士就倡導過男女教育平等。辛亥革命后,蔡元培、李大釗以及胡適等,又多次提出男女教育平等的主張,但由于北洋軍閥政府的腐敗和封建勢力的反對阻撓,根本得不到采納實行,到1919年,全國國立大專院校中仍然是“女子竟無一人”。 鄧春蘭為沖破女禁而奮起抗爭的先驅者之一,在她的帶動下,山西、湖南、北京的一些教育團體和女青年們也通過提案或聯合呼吁要求解除女禁。由于社會輿論的推動和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 1920年2月,經過校長蔡元培與教務長陶孟和(代理)等人反復磋商、考核,先后招收了鄧春蘭、王蘭、奚湞、孟曉園、韓恂華、趙懋蕓、趙懋華、楊壽壁、程若勤9名女生入學,鄧春蘭分在哲學系,她們成為我國歷史上男女合校后的北京大學第一批女大學生。此后,全國各高等院校也紛紛效法,陸續解除女禁。這樣,沿襲幾千年的“男女有別”的封建戒律——“大學女禁”在“五四”運動中,在鄧春蘭等有志女青年的奮起抗爭下被打破了。鄧春蘭為中國大學解除女禁,奔走呼喊,在教育史上留下了里程碑式光輝的一頁。

  1919年12月,在“五四”精神的啟迪下,鄧春蘭、鄧春膏、鄧春霖三胞姐弟和堂姐鄧春芩等4人,在北京成立“春曉學社”,創辦了《春曉學社季報》。1920年5月,甘肅的優秀青年,在北京創刊《新隴》雜志。鄧氏姐弟4人都是骨干力。 1921年后,鄧春蘭關于婦女解放的思想,更為深刻、成熟,發表在《新隴》雜志第一卷上的《婦女解放聲中之阻礙及補救方法》一文,充分展現出她對婦女解放問題的深刻認識。

新中國成立以后,鄧春蘭欣喜地迎來了新生活。她一生為爭取男女平等而奮斗的目標,終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實現了。1957年,她以花甲之年,被聘為甘肅文史館館員。1980年12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第四屆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增補她為省政協委員。1982年6月9日病逝,終年85歲。鄧春蘭在彌留之際,念念不忘祖國的強大和四化建設,遺囑喪事從簡,切戒浪費,并囑咐家屬不向黨和政府提任何要求。甘肅省政協為鄧春蘭舉行了追悼會,高度評價了這位首倡沖破大學女禁的女英雄——鄧春蘭。 


(供稿:蘭州一中教研處  林紅衛)


杀手23闯关
隴ICP備05003023號